創作於2006-2016年的《新國人》,在全面城市化進程中,拍攝下各種公共場合下的形形色色的人。其中活動以房地產公司的樓盤開幕式,客戶推廣活動,年會慶典為主。因拍攝期間恰好經歷了中國房地產泡沫的興起和冷卻,照片中記錄下的這些奢華的典禮可以說是中國十年房地產泡沫的縮影。

狄更斯、奧威爾、卡夫卡三位作家的寫作代表了西方社會不同時期的狀態,而在當代中國,這三種社會狀態同時存在,又和消費主義攪和在一起,形成了巨大的荒誕景觀。 《新國人》正是這樣一面鏡子,反映出在社會轉型期受到西方文化衝擊,試圖模仿西方消費文化的中國人的種種姿態。生活方式的改變,帶來傳統文化與西方外來文化之間劇烈的衝突。物質上的及時行樂與精神上的進退維谷,令這個時代的中國人在集體娛樂狂歡中,矛盾重重。

 

「2005年11月我來到深圳。2006年正式開始拍攝我的專題《新國人》。十年磨一劍,2016年終於完成了這部跨越11個年頭的作品。

在特殊的時代背景下,深圳從一個小漁村一夜之間化身為中國最為矚目的大城市。它的一舉一動無不走在改革開放的最前沿。在當代中國最重要的城市化進程中,深圳自然成為了最具代表性的城市。從全國各地匯集而來的人們,在這個新興的濱海城市拼搏,以謀求一席之地。大多數人來自二線城市和以下的縣鎮、農村,大城市的環境與他們之前的工作生活和成長經歷是迥然有別的。每個人都面臨著完全陌生而又充滿變數的新生活,人們不得不進行個人的城市化進程。

社會地位與收入高低決定一個人的活動空間,不同階層往往不可能在同一場合出現。有趣的是在一些大型的企業活動上,不同階層各色職業的人彙集在了一起。以深圳為主場,我游走於各類大小活動:豪華樓盤開幕、五星酒店Party、時尚大牌發布會、文化博覽會、旅游景區、藝術展覽、私人生日聚會。在這些權利金錢集中展示的舞台上,集中了這個社會中所有階層的人物。從政界名流到商界翹楚,從藝術家到農民工,從服務生到小白領,從富二代到禮儀小姐,從鋼管舞女到京劇演員,從寺廟方丈到風水大師——50後到00後,包羅萬有。

民工負責清潔,禮儀負責接待,樂手負責演出,貴賓負責抽獎,名人負責亮相,官員負責致詞,老闆負責揭幕,活動外圍還有各色人等負責看熱鬧……人們身份各異,表情各異。在不同的場合我看見不同的面孔,如此鮮活又是如此變化不拘。

巨變中國,國人巨變。城市化的過程中,中國人會以怎樣的變化來適應這個大時代?在這些開幕儀式和Party上,我自覺找到了一個著力點,一個角度。十年不長也不短,希望能夠通過這樣一個視角,留下這個時代中國人的新面孔。」——藝術家自述

Related i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