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7 年,美國攝影師 Larry Sultan (1946-2009) 和 Mike Mandel (1950-) 推出《Evidence(證據)》一書,徹底翻轉了當時攝影表現以及攝影編輯的準則 ,成為70年代觀念攝影的先鋒,至今影響依舊深遠。

「一個無法估量其神秘性的視覺謎題。」——英國紀實攝影大師 Martin Parr 曾如此評論。

Larry Sultan 與 Mike Mandel 自政府機關和私人公司,以及其他教育、技術、醫療等百間機構,如:洛杉磯警察局、美國太空總署噴射推進實驗室、美國內政部等,搜羅數千張用於記錄實驗和活動的照片——意即純粹客觀的圖像內容——從中挑選59張,作為這些事件過去確實發生的「證據」。透過單幅排版,兩兩相並,除去附加的說明文字,《Evidence》中所呈現的影像轉化了官方檔案的原始意涵,延伸出神秘且幽默的全新敘事結構,從而質疑攝影的真實性。

本書於 2004 年由出版社 D.A.P (Distributed Art Publishers) 重新發行,2017 年再刷。當中收錄原版中從未公開過的照片,和一系列黑白插畫,與同美國攝影作家 Sandra Phillips 的文章。

Related i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