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山大道早年攝影集《写真よさようなら(攝影啊再見)》的出版,可說是現代攝影史上的重大事件之一。那帶有衝擊性的表現手法撼動著日本攝影界,自初版發行以來,它的影響力至今不僅毫不衰減,反而蒸蒸日上。

1972 年,森山正值 34 歲,在日本攝影界已累積了些名氣。那年甫發表這本攝影集,在此同時,森山的生活漸漸被忙碌的雜誌工作所填滿,為拍照而拍照成為生活的一部分,其對於攝影的情感也越顯浮躁;兩年前參與的《Provoke》雜誌,還能讓他的熱情得以宣洩,在《Provoke》討論休刊的會議上,只有森山說了不,卻仍無法挽回解散的命運。傾聽自己內心聲音而按下的快門,坦然與自身對峙,這樣所拍出的照片卻沒有可以發表的舞台,為此森山感到無力且惋惜。

「對於當時的日本攝影,感到違和的我傲慢地認為不有所改革不行,在各種想法匯集下,形成了『さようなら(再見)』這樣的一個念頭。」如同與自己道別,在《写真よさようなら(攝影啊再見)》中,森山收集了生活碎片,眼睛所見的表象,反而並非森山所在意。內心似乎強烈地訴說著什麼,而必須透過身體的細胞去感受、理解。如果說這是森山的風格,倒不如說這是他自身的「體質」因素造就如此影像:猛戾劇烈且帶有衝擊性。

「攝影的本質為何?」森山以《写真よさようなら》做為回應。隨著自身對於攝影的慾望越來越強烈,以致於現實中的世界與底片裡的世界所產生的空隙日益擴大,直至現實中的森山完全被抽空;複雜的情感全數轉移,就如同肉體與靈魂的抽離一般,最終留下的是一片空無的喪失感。此書出版後森山便陷入了長時間的低潮,引領著他的是走向藥物沈溺的每一天。

距離初版數十年後,森山重新審視該時期的作品,並親自挑選出 80 張還留下的底片、再編輯成 2020 年版的《写真よさようなら》。對森山而言,「写真よさようなら」象徵的是自身攝影生涯的某一段時期,而非局限於已出版成冊的固定一批影像。本書收錄之作品皆為橫圖,更新增先前版本未收錄之影像,採用一頁一張的編排設計,修訂了過去由於跨頁排版而無法被流暢閱讀的設計方式。

Related i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