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店玻璃的反射、地面的倒影、廁間鏡面的自拍、擋風玻璃上自己的臉——美國攝影大師 Lee Friedlander 藉由自攝像,不停挑戰和玩弄,所謂「好的攝影」的想像和慣例。

1967 年,在紐約 MoMA 那場包括了 Diane Arbus 和 Garry Winogrand 作品的《New Documents》展覽,同時也是美國攝影師 Lee Friedlander 初次展露頭角之時,被視為繼 Dorothea Lange、Walker Evans 等美國農業安全局紀實運動(Farm Security Administration)中以攝影作為社會改革形式的攝影師後,將紀實攝影帶往更富個人特質的新一代攝影家。Friedlander 的作品在美國的攝影界經常受到爭議和矚目;雜亂無章的時尚,自成一輩無法仿效的風格。他也經常自稱其作品是美國的一片「社會地景」,網羅了美國日常卻又奇異的混亂風景。

《In the Picture: Self-Portraits, 1958-2011》,是 Lee Friedlander 超過半個世紀的創作,收錄四百多幅自攝像。看似十足幽默,卻本質憤世嫉俗;能夠一窺大半輩子都在從事攝影創作的 Friedlander,如何在日常生活中操作想像和現實的界線。其中為人所知的一幅,Friedlander 拍下自己的倒影落在前方金髮女子的毛呢大衣上,便說明了街頭攝影的掠食性;Friedlander 的自攝像類型,充滿了隱喻意味。同時,這也是一本收錄了 Friedlander 生命歲月的攝影集。那名年輕,瘦小,又好奇的攝影師,在觀者面前老去,逐漸成為,那個在結束心臟手術後,將傷口和生命攤在世人面前,卻面露狡猾笑容的老年男子——那個不斷透過攝影,自我叩問的攝影師 Lee Friedlander。

Lee Friedlander,生於 1934 年,目前居於紐約。在多產的攝影生涯中,不停挑戰紀實攝影、街頭攝影的本質和意涵。攝影集短文由耶魯大學藝術學院前院長 Richard Benson 撰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