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上旬,因為一點小事回到了住家所在的逗子町。雖然是一年之中只會回去兩、三次的逗子町,但是望著車窗外的海岸與街道,已故的中平卓馬的年輕身影,卻恣意地在我眼中如微小火苗般閃爍不熄。

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吧。因為他可是五十幾年前的夏日,與我一同從早到晚整天散步、開口閉口都是攝影夢的夥伴,我的朋友啊!

——森山大道

Related i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