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其本身並非思想。既不可能具有類似觀念一樣的整體性,也不像語言那樣是一種可更換式的符號。然而,這個不可逆的物質性——被照相機拍攝下來的現實——對語言而言,是存在於內部世界之中,因此,偶爾會觸發語言及概念的世界。那個時候,語言就會超越已經成為固定概念本身,成為了一種新的語言,換言之,變身為某種新的思想。

現如今,語言失去了它的物質基礎,總的來說就是真實性,而無法落到實處,我們這些攝影家所能夠做的,就是用自己的眼睛去捕捉既有語言已經無法把握的現實片斷,以及必須對語言、對思想積極地提出若干資料,除此之外別無其他。而PROVOKE,之所以我們忍受多少的慚愧為其附上『為了思想的挑釁式資料』這樣的副標題,就是因為這樣的意義。」—— PROVOKE 第一期 前言

1960年代,美日安保條約修正條文強行通過,美國暴力地介入亞太秩序,軍事協定的條約擴及經濟合作,間接促使日本進入高度經濟成長期。然而隨著美國消費主義大舉入侵,不對稱的權力分配與社會形貌大幅改變之下,引來大規模左派學生與工會的示威抗議,羽田鬥爭、沖繩鬥爭、新宿騷亂⋯⋯陸續爆發。

作家們開始以犀利文字寫下各式批判,人們開始論述經濟成長引發的後遺症。在此同時,日本新一世代的攝影師們正試圖突破攝影的既有框架,以攝影作為批判語言,挑起一場影像革命。

由美術評論家多木浩二(1928-2011)和攝影家中平卓馬(1938-2015)策劃,邀請詩人岡田隆彥(1939-1997)和攝影家高梨豐(1935-)加入,於1968年11月創刊攝影同人誌《Provoke(挑釁)》,第二期開始攝影家森山大道(1938-)加入,成為同人之一。

該雜誌以「為了思想的挑釁式資料」為副標表達了核心態度。擺脫舊往的寫實主義,試圖將過去以來認為是「記錄真實」的攝影技法擾亂,形成一個打破僵化的新媒體。他們認為,個人情感的主觀表述並不應侷限在既有的美學框架之下;而是越於其上,即使是一個影像斷片仍可觸發思想、表達意念。憑藉粗糙高反差粒子、失焦、晃動的攝影手法探索攝影各種可能,以激烈高亢的手段發聲,藉由對話與攝影來宣達對於社會的批判。

《Provoke》僅僅發行三期,最終於1970年3月結集出版《まずたしからしさの世界をすてろ(先把正確的世界丟棄吧)》之後,宣告解散。然而該雜誌重要性卻持續擴張,後世文獻中更紛紛以「挑釁世代」為指稱詞,探討這些激動時代的反逆者們:無數攝影家參與其中的影像革命,透過自身語言為闇然失序的社會激發變革。

五十年後的今日,我們仍叩求著攝影的意義,而回首《Provoke》,能發現這些影像跨越了時間、社會與文化。從中仍能索求關於思想、關於反叛,甚至是對於追尋一個時代前進的激進態度,其基本理念從未過時。顛覆傳統思想的前衛作品,完美凝結了六〇年代末的社會氛圍,深刻衝擊著既有的攝影格式與架構,對七、八〇年代的日本攝影產生絕對性的影響,甚至大幅改變往後日本的攝影面貌。時至今日,仍可感受到《Provoke》對日本近代的藝術趨勢與社會潮流做了強而有力的備註,在趨近崩潰與再生的關鍵歷史一瞬間綻放完美的火花。

由日本二手書店「二手舍」遵循原版設計裝幀,復刻重現,再次對世界喚起彼時之時代精神。此次展覽與二手舍合作,呈現「復刻現場」,將原作與印樣空運來台展出;同時挑選數十冊經典攝影書與攝影史文獻,展現日本六、七〇年代之形貌。從抗爭時代的思想萌芽,到影像革命的挑釁時期,這些形塑當今世界攝影樣貌的重要作品,打破客觀紀錄,成為為己敘事之利器,詮釋出對現實世界的熱切渴望與關注。

相關活動

展覽地點

Moom Bookshop

台北市大安區忠孝東路三段251巷8弄16號

MON - SUN 12:00 - 20:00

展出書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