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 風景 図鑑》一書收錄了中平卓馬於 1964-1982 年間的雜誌作品,彷彿年表般循序漸進地透過圖像呈現這位已故攝影師的傳奇地位。全書厚達 4 公分、652 頁的內容記載了中平卓馬其初期職業生涯的攝影旅程,到他以評論家之姿站上舞台,又因酒精中毒跌落後的重起人生。

1968 年的傳奇雜誌《Provoke(挑釁)》,便是由攝影師中平卓馬與高梨豊、攝影評論家多木浩二與詩人岡田隆彦共同創辦。這本雜誌內的影像帶有晃動、失焦與粗粒子的表現方式,如同是一篇篇帶有情感的詩賦,不僅定義了一個時代風格,更開啟了以 Provoke 為名的嶄新革命。

然而 1973 年的《なぜ、植物図鑑か(為何是植物圖鑑)》他提出嶄新的質問,攝影的本質是什麼?他檢視過去、推翻自我,同時將大量自身拍攝於 1960 年代的底片燒毀。劃清界線的中平卓馬彷彿重生般,不斷自省與剖析,最終確立他的攝影理念:撇除主觀情緒,僅僅為當下而記錄。

1977 年,與篠山紀信合著的《決闘写真論》,透過文字表述,延續著他的視覺實踐。他的精彩論點與主張卻成為絕響,此書發行前夕,中平卓馬因為酒精中毒造成嚴重失憶,喪失能夠精確表達語言的能力,但他卻仍然記得一件事:他是一位與生俱來的攝影師。自此之後每日依舊帶著相機出門拍照,因而被喻為「成為相機的男人」。

從曲折隱晦的「都市、風景」,到平鋪直敘的「圖鑑」,生動地呈現出自身為了追求思想的解放與擺脫既定語言的束縛,透過攝影反思、批判,更表達生存的意義,攝影的本質是什麼?《都市 風景 図鑑》一書成為一場自我今昔之間的視覺辯論,彷彿燃燒之火至今仍烈焰綻放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