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攝影師中平卓馬一生跌宕,卻是現代攝影之流中最為純粹的人物。1977年因急性酒精中毒造成嚴重失憶,康復後的他重新拿起相機,以生理行為體現了自己對於攝影的準則,被喻為「成為相機的男人」。其於2011年的《Documentary》,由2003年横浜美術館「原点復帰─横浜」展覽以來、2009年為止之影像作品所構成,可說是真正意義上的最後一本攝影集,其往後年份的出版物皆為使用舊作重新編輯所推出。

在歷經一切渾沌之後,《Documentary》將圖像帶回攝影的本質;當中影像放棄了黑白形式,在明亮的色彩下,維持了一個不具主觀意識或取悅觀眾的視線,同時將所傳遞的信息與感受,還諸觀者。中平也由往常所使用的28mm廣角鏡改為100mm長焦鏡頭,沒有明確的拍攝主題,也並無任何附加的攝影論述在相片的背後。通過兩張一組的蒙太奇展示方式,垂直的構圖斷開被攝體與世界的橫向關係,也使得中平在自身與拍攝照片之間,保有某種批評式的距離。

「沒有視角,失去比例,中平卓馬和觀眾都有被『純粹攝影吞噬』的危險。」——評論家清水穰曾在ART iT雜誌上如此寫道。

Related i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