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1 年的巴黎,以匯聚世界各國年輕藝術家的雙年展為舞台,中平卓馬斷然展開探討「何謂表現」的實驗性計畫。嘗試無差別地紀錄限制於「日期」、「場所」之中的現實,並立即將它們重置於現實裡「循環」。首次揭示了自身的攝影方法。

1971 年,攝影師中平卓馬參加以年輕藝術家為對象的巴黎青年雙年展,挑戰為期一週現場拍攝並當日展出的實驗性計畫《サーキュレーション--日付、場所、行為(循環:日期、場所、事件)》。巴黎街道、來往交錯的人車、各式各樣的印刷物、會場所展示的作品、地下鐵境內、電報機的新聞放送、電視影像、旅館房間的早餐、晾乾的內衣褲……中平卓馬「無差別」地記錄下在巴黎遇見的每個事件。照片一天天增殖,不只牆面滿佈,連地板都貼滿了照片。

會期結束前兩天與主辦者的爭吵成為契機,中平卓馬撤下所有展示中的照片。儘管最終以拆除作品如此激烈的做法落幕,回國後的中平卓馬卻在文章中寫道:「透過這項工作,不知不覺中我感受到自己的言行逐漸一致。」闡述具現化自身攝影方法的嘗試與反饋。

1970 年,中平卓馬發表第一本攝影集《来たるべき言葉のために(為了該有的語言)》,收錄了 60 年代中後以來的作品。1973 年發表的影像評論集,以《なぜ、植物図鑑か(為何是植物圖鑑)》的標題批判性地驗證自身初期作品並宣布即將要做出重大改變。而至今仍只有少一部份內容為人所知的《サーキュレーション--日付、場所、行為》正是改變過程中的一個實踐。

作為現地製作的裝置藝術所發表的《サーキュレーション--日付、場所、行為》,將相機所捕捉的現實即時顯像後,再重置於現實的行為本身即可稱作為作品。因此,本書並非旨在重現當時的裝置藝術,而是透過攝影集的形式重新觸及中平卓馬 1971 年位於巴黎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