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邊疆,標誌出一種浪漫和避世的自由情懷,卻也訴說著刻板的男性神話:牛仔、亡命之徒、垮掉的一代。攝影師Justine Kurland以《Girl Pictures》重新開墾此一空間——女孩們決定離家出走,特立於這個世界迄今為止向她們展示的「男孩」規範,並上演一個自己的版本,在美國的荒野伊甸。

「我把女孩們佈置成一支青少年逃亡者的行軍,以抵抗父權制的理想。」Kurland說。其鏡頭底下無法無天的女孩形象幾乎是烏托邦式的:穿著牛仔褲與背心,她們打獵、為對方梳理辮子、在陽光照射下的池潭裡游泳,一如初生的野生動物,輕柔卻堅韌,脫韁探索外界的邊緣樣貌。

這些照片攝於1997年至2002年間,而今二十年過去,Kurland所記錄的世界和創造的場景,仍滿溢著青春氣力,喚起人們共鳴。一個真實的追求作為《Girl Pictures》的基調,而正是因著這般真實,書中影像化為永恆的精神象徵。

「很多藝術和寫作都存在於那個矛盾的空間裡,卻不可能完全符合你的假想。不可能有一個女孩的烏托邦,也不可能有一個少女出走的森林群居集體。」她說。 「但也是在這種不可能之下,去想像它,或許便能離得更近一些。」

Kurland將《Girl Pictures》裡的圖像,授權給一些反映不為人知的少女精神之計畫使用,如:法國樂隊M83 2003年《死城、紅海與孤魂》的專輯封面,以及2009年美國作家Jeffrey Eugenides《少女死亡日記》的重版封面——成為一代女孩藝術表達的試金石。

美國攝影師Justine Kurland,1969年出生於紐約華沙,擁有視覺藝術學院的藝術學士和耶魯大學的藝術碩士學位。她的作品被惠特尼美術館、古根漢美術館和紐約國際攝影中心等機構公開收藏。Kurland的作品傳遞著一種精神上的獨立,她在《Girl Pictures》中寫道:「我無論在哪裡停車都能找到女孩。但我們拍完照片後,女孩們就回家了,而我則繼續開車。我的公路旅行體現著我所策劃的照片——向西行駛的探險本身就是一種表演。」

Related i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