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書《Planet Lithuania(立陶宛星球)》中的黑白影像乾淨俐落,從街道、建築到人們的衣著都散發極盡克制的氛圍,但這些看似平凡歐洲即景的影像,實際上都是立陶宛人在對抗共產政權之餘,努力維持內在堅毅的珍貴史料。

立陶宛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遭異國入侵,雖然曾短暫地獨立成功,卻於二戰後一路遭蘇聯佔領至 1990 年。儘管身受強權夾擊,立陶宛在這段期間仍不斷採取或激烈或平和的手段爭取獨立建國,而本書便集結人文主義攝影師 Antanas Sutkus 當時所拍攝的大量影像。

在 Sutkus 的鏡頭下,攝影是閱讀現實的媒介,而非重新創造現實的工具。孩童、情侶、年長者——他觀看同胞與現代/傳統、大自然/城市交手的方式,用真誠率直、充滿同理心的角度突顯每個人的個性和身分,不僅與蘇聯刻意端出來的模範勞工形象迥然不同,也奠定了立陶宛攝影的基礎。

若說 Sutkus 的作品中攸關政治,其貼近私人與個體的程度其實也不遑多讓。面對當頭籠罩的鐵幕,Sutkus 跳脫共產社會強調的集體性,揭開受困其中仍保持高尚正直的個人面貌,也記錄立陶宛如何藉由維護文化本質,對抗佔領當地約半世紀的蘇聯。幸好,漫長的奮鬥終究開花結果,立陶宛於 2004 年同時成為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及歐盟的會員國,如今也是成長得最迅速的歐洲經濟體之一。

Antanas Sutkus 於 1939 年生於立陶宛,不僅被譽為世界上最偉大的攝影師之一,也是立陶宛攝影界中名符其實的詩人,因為他將多年來勤勉拍攝的民生樣貌化為創作材料,持續開拓新主題並深入剖析,從而將在地特色強烈的作品昇華為超越國界的史詩。

Sutkus 取得新聞學士文憑後首先進入日報社工作,卻因蘇聯設下諸多限制而對新聞業感到幻滅,於是轉而拾起相機,並於 1969 年與同好攜手成立「立陶宛攝影師協會」,開始陸續出版《Vilkolakio Teatras》、《People of Lithuania》、《Lithuania - a Bird's-Eye View》等書,一方面記錄立陶宛的民生變化情形,另一方面也為一般人拍攝黑白肖像照,與蘇聯用作政治宣傳用的模範形象抗衡。

自從 1996 年成立立陶宛藝術攝影師聯盟後,Sutkus 先後擔任主席及榮譽主席,持續帶領當地的攝影發展。Sutkus 不僅榮獲立陶宛國家文藝獎、立陶宛格迪米納斯大公勳章等象徵國家之光的獎項,也受到瑞典的哈蘇基金會、德國攝影協會的艾里希索羅門獎肯定。2018 年適逢立陶宛共和國建國 100 週年,Sutkus 也在位於首都維爾紐斯的國立美術館舉行了生涯回顧展「KOSMOS」。

限時活動:攝影師眼中的建築──建築攝影線上書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