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上大樓的緊急逃生梯向外眺望,迎向東京中心區域的夜景,看見的並非街道或天空,而是由光所圍繞出的闇;日本攝影師佐藤信太郎以《非常階段東京 The Origin of Tokyo》,解讀著東京因創造而改變的土地的歷史;它不僅僅記錄一個城市的可見變化,更在一抹獨特氛圍中,表述著地域和人類活動的交叉記憶。

在2020年奧運會前夕,新的開發和建設正如荼進行。東京這個大都會所釋放的無形能量,圍繞著皇居和丸之内、 大手町等地帶,令人眼花撩亂;過去的時代核心卻宛若靜默一般,黑暗的部分因而展開——樹木在晴朗冬日黃昏下形成陰翳,而遠處富士山的輪廓映照在薄暮中,彷彿在瞬息萬變的城市之下,仍有自然的存在。

「東京的中心陷入一片黑暗,隨著其黯淡消逝,周圍的光更顯擴散。那黑暗是皇居和墓地,是死亡的空間、屬於過去的空間,而與之緊密圍繞的光,即為商業活動所發出的環境光。換句話說,東京的美實質是充斥著資本主義的風景,而中心懷有一個巨大的死亡之地。 」——日本社會學與都市論泰斗,吉見俊哉

《非常階段東京 The Origin of Tokyo》為佐藤信太郎在《非常階段東京 Twilight Zone》推出後相隔11年,接續《夜光》、《東京|天空樹》等東京系列的集大成之作,描繪出一種混沌都市在資本主義下,最絢麗的表達 。

佐藤信太郎,1969年生於東京。自東京綜合寫真專門學校、早稻田大學第一文學系畢業後,進入共同通信社。2002年成為自由工作者,以東京的繁盛生命力為題,展開其攝影活動。主要創作有《非常階段東京 Twilight Zone》、《東京天空樹 Risen in the East》,並舉辦「東京天空樹Risen in the East」(Photo Gallery International) 、「Reinventing Tokyo」(Mead Art Museum) 等攝影展出。2009年獲寫真協會獎新人獎、千葉市藝術文化新人獎,2012年獲林忠彥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