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由杜象(Marcel Duchamp)創作並由曼·雷(Man Ray)擔任攝影師的作品〈Dust Breeding〉,1920年代在巴黎發表之初,刻意下了這樣的註解:「一幅空拍的地景」。誰也不知道意味為何;彼時仍處於戰爭狀態,在報章雜誌裡偵查機的空拍每日見報,不足為奇。

這件後被命名為〈Dust Breeding〉的作品,為杜象在其紐約的工作室中長達一年使用大型玻璃收集灰塵落下的形狀,並由曼·雷掌鏡拍攝。近乎同一時間,英國詩人艾略特(T.S Eliot)發表了《荒原》一書,在〈葬儀〉一篇寫下:「I will show you fear in a handful of dust」。高達九公尺的大型玻璃,而後成為了另一件知名作品〈新娘甚至被光棍們扒光了衣服〉。

英國作家兼策展人 David Company 以次作為策展楔子,探討塵埃在二十世紀的隱喻及開展一段推測性的現代史。人類的生命起源是由宇宙星塵轉變而來的嗎?我們有資格討厭塵埃嗎?不可諱言的是,塵埃是現代秩序的破壞者。Company 綜觀地集結這些微觀敘事,從杜象的作品到北美洲三〇年代因乾旱及過度開墾所引發的黑色風暴事件,以及一幀義大利法西斯黨魁墨索里尼生前所駕駛的一輛、頂蓬已覆滿塵埃的蘭吉雅奧迪亞照片——Campany 以其策展和作家思維,系統性地連結與展示二十世紀的前衛思潮小報、新聞、影像,以及包括 John Divola、Sophie Ristelhueber、Mona Kuhn、Xavier Ribas、Nick Waplington、Edward Ruscha、Jeff Wall 等作品,拼湊一幅屬於塵埃的歷史。

《a Handful of Dust》一書,由倫敦出版社 MACK 於 2017 年 5 月出版;起初為 Campany 為巴黎 Le Bal 策劃之展覽,後於紐約 Pratt Institute、倫敦 Whitechapel Gallery 先後出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