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Call》,為比利時攝影師 Harry Gruyaert 的最新作品,拍攝世界各國機場中人與空間的關係。機場,一直以來被認為是一個嘈雜而流動的場域——充滿著隊伍,困惑,喧鬧,和催促消費的免稅商店。然而對 Gruyaert 而言,機場卻是一個充滿魅力的場所;當飛機在停機坪滑行,人們也在一座座方盒子裡奔馳、走動,宛如一座舞台。

Harry Gruyaert 是七〇、八〇年代探索彩色攝影的歐洲先鋒攝影師之一。自 1969 年以來,他前後拍攝了摩洛哥、印度、埃及、日本、美國、愛爾蘭與家鄉比利時,獨具一格的表現方式產生猶如電影般的色彩風格,與美國攝影師 Saul Leiter、Joel Meyerowitz、Stephen Shore、William Eggleston 等人齊名。Gruyaert 創作前期以黑白攝影探索藝術的可能性,而後開始探索彩色攝影,應用在廣告拍攝和新聞攝影之中。儘管在當時彩色攝影大多被用來作為商業用途,Gruyaert 的作品在當時卻為彩色攝影開創了某種新的、從未為世人所見的層次:內斂而感性,非敘事卻飽滿靈魂,並以大膽的構圖呈現他所觀看的世界。

「人」,永遠是場所成立的元素。Gruyaert 自述,他受到法國人文思潮影響甚深,欣賞法國攝影師 Robert Doisneau 和 Willy Ronis 作品中專注於人文的精神。在過往的作品中 Gruyaert 過於投入於光影和空間的細節;此次他改變拍攝軸心,以人作為每一幀構圖的重點,成為《Last Call》。同樣為人類等待之場所,機場之所以有別於公車亭抑或火車站,是因它巨大的建築環境所造成的戲劇張力和光影變化。Gruyaert 紀錄下人們在機場中等待的姿勢和神色,他們因聚集而形成的群體、因靜止而形成的微妙瞬間,使《Last Call》成為一冊容納細膩空間細節,卻以人為主體的集大成之作。

比利時攝影師 Harry Gruyaert,1941 年出生於安特衛普,於布魯塞爾學習電影與攝影,其後曾在電視台底下製作了幾部短片;是探索彩色攝影的歐洲先鋒攝影師之一,獨具一格的表現方式產生猶如電影般的色彩風格。受到美國蓬勃的流行藝術興起與電影的影響,他的作品為攝影帶來全新的表現方法,利用色彩的對比與光影的明暗,重新定義他所看見的世界。

Related i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