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蘋果掉落的時候,在其和樹枝之間存在著什麼?我們明明看見了,而再次看見也能記得的。但是在夜晚,我們卻被告知,那裡什麼也沒有。」──美國小說家 Wright Morris

美國攝影師 Raymond Meeks,一向以其詩意的構圖和書籍形式捕捉那些微小的意識和明白某事的瞬間。在《ciprian honey cathedral》中,Meeks 將他端詳的雙眼移至自身周圍,試圖捕捉在熟悉的人和環境裡,關於狀態的易讀性。Meeks 長期鑽研人類如何去建構各自的世界──佔有了什麼,留下了什麼;在房子外種下的樹和灌木是愛的表現,發明了時鐘則是用來度量光陰的工具。

Meeks 認為,對於「知識」和「理解」一類的問題,也許是我們以自我為中心的生存現實中最為難解的題目。他拍下了其伴侶 Adrianna Ault 在每日甦醒前的清晨模樣,象徵著人類的日常以睡眠結束、亦以睡眠開啟,而深層的睡眠便是如此佔了日常的大部分時間。這樣的休息區段作為人類意識的表層,將意識與外界的暴亂不安區隔開來。因著這層隔閡,人類終究無法與另一個他者完全理解彼此。

美國攝影師 Raymond Meeks,1963年生於俄亥俄州,大學主修社會人類學,目前居於紐約哈德遜河,為攝影雜誌 Orchard Journal 與 Dumbsaint 創辦人之一,並參與了將近二十本著作的撰寫。其中,與攝影師 Tim Carpenter、Adrianna Ault 和 Brad Zellar 合作的攝影刊物《Township》獲得2018卡塞爾國際攝影獎項的提名。其部分作品為法國國家圖書館、美國國家藝廊、紐約 MoMA 館藏。

Related i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