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拍攝這些照片是因為我被森林所誘惑,把它作為原始生物分配的一種特殊表現;一個生者和死者在混亂之間共存的地方,多年來和諧地融合在一起,創造了我們在那裡發現的世界。」

1989年,日本攝影師上田義彥走進了美國西北部華盛頓州的奎諾爾特 (Quinault) 森林,一個原始而未經文明洗禮的針葉林,裡頭有著巨大神木、青苔與蕨類,霎時,上田的一雙眼睛直迎向生命的起源,彷彿受到某種召喚般,從此對森林產生了深厚的迷戀。「確定無疑的是,當我通過觀景窗凝視前方時,我渾身發抖」。

上田義彥並非單純地捕捉風景寫真,而是將森林視作無以明狀的「力量」來拍攝,尤其在2011年3月東日本大地震後,更加深刻地認知自然是如此巨大而殘酷的存在。攝影集《FOREST 印象と記憶 1989-2017》中,上田重返奎諾爾特森林再一次拍攝,並前往日本屋久島的世界自然遺產之一雪松林、以及奈良春日大社的原始林;在三個古老森林的深處,自身及環境的本質和能量,皆被忠實寫入一片深綠或深藍,影像當中延展出生命的繁茂樣態,及其在時間下所呈現的不同維度——自他三十年前開始拍攝森林肖像時開始——至今。

日本攝影師上田義彥,1957年生於兵庫縣,1980-1981年先後進入福田匡伸和有田泰而門下學習攝影,1982年成為自由攝影師;其創作型態橫跨藝術與商業之間,曾獲東京 ADC 賞最高賞、紐約 ADC 賞、日本寫真協會賞等國際多項大獎。代表傑作包括以美洲印第安人的神聖森林為題的《QUINAULT》、拍攝舞踏家天兒牛大的《AMAGATSU》、紀錄家庭倏忽片刻的《at Home》、以及緬甸修道院《YUME》等。其影像往往揉合著一股古典性質的基調,柔美的光影含混曖昧與靜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