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真的了解自己,了解整個人類社會嗎?會不會有什麼被遺落了?

將時空移轉至 2016 至 2018 年的非洲納米比沙漠,儘管空虛、極端、所觸及到它的一切終將被吞噬,卻仍是地表上的一處庇護所;芬蘭攝影師 Aapo Huhta 追尋著催化自己感官的虛與實,並重新注視著那些被我們抹除的世界。

「Omatandangole」指稱著沙漠裡實則虛幻的海市蜃樓現象,它忠告我們已經到達一處身體認知與思想都不再適用的地方。在藝術進程裡,人類有很長段的時間在研究著地點與自己軌跡間的關係,透過這樣的觀察,《Omatandangole》以簡潔、黑白的畫面烘托生命的痕跡,並倚賴一系列富想像力的輪廓,來穿透真實世界充滿象徵及隱喻的一面。該系列反映的不僅是 Aapo Huhta 的個人視角,也在其感性的敘事中,著眼著分散於全球的共通性 —— 即便我們身處破碎與混亂的環境,仍可以透過攝影捕獲到完整、純淨,且跳脫現實的不同世界。

「在按下快門的那個短暫片刻裡,難道不就是感受到了真實感嗎?一種難以被記起的喜悅已在那時發散開來。」Aapo Huhta 生於 1985 年,作品經常揉合紀實元素及自己的主觀內在,散文式地探索著攝影裡的相異型態。其曾被 Magnum Photos 精選為 30 歲以下的青年攝影師、榮獲北歐青年攝影師獎及入選 Joop Swart 大師班,2019 年時則入列 Tampere Art Museum 年度藝術家。另外 Aapo 的作品亦發表於許多媒體上如 Vice、The Washington Post、Financial Times、Die Zeit Magazine、Dazed Digital...等等。

Related i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