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ent to the worst of bars hoping to get killed. but all I could do was to get drunk again

Ciáran Óg Arnold

MACK

Book size
16 cm x 22 cm
Pages
76 pages, 43 colour plates
Binding
Softcover with dust jacket
Publication date
April 2015
ISBN 9781910164310

「我去了最糟的酒吧希望能被謀殺,但我所能做的就只是再次將自己灌醉。」

——詩人 Charles Bukowski 《自殺的孩子》

 

自 2008 年金融危機以來,愛爾蘭的小城鎮一直受到財政困難的蹂躪,對當地的青年生活亦造成致命的打擊。根據愛爾蘭國家統計,愛爾蘭青少年中,每十萬人中就有 5.12 人自殺,遠超過歐洲平均值的兩倍,是全歐洲自殺率第二高的國家;儘管愛爾蘭青少女的自殺率是男性的一半,仍居全歐洲之冠。

《I went to the worst of bars hoping to get killed, but all I could do was to get drunk again.》一書為愛爾蘭攝影師 Ciarán Oìg Arnold 在榮獲 MACK 最佳攝影書獎後由 MACK 出版社出版的首本攝影集。以德裔美國詩人 Charles Bukowski 《自殺的孩子》一詩作為啟發,並以其中一句詩句作為書名,敘述這些在愛爾蘭經濟衰退後陷入困境的年輕人們的故事。

Ciarán Oìg Arnold 的鏡頭像是在寫著日記,跟隨著活在黑暗角落的隱形人們,沿著充滿尿騷味的後巷,走入門可羅雀的老酒吧。攝影師混入那些被遺忘的追尋者之中,捕捉著他們失去平衡時而狂喜時而冷漠的表情,和時時刻刻探尋著酒精的麻木雙唇。

出生於 1977 年,Ciarán Oìg Arnold 幾乎一生都在他鏡頭下這座位於愛爾蘭高威最東邊的 Suck 河上的沙岩小鎮 Ballinasloe 生活。Ballinasloe 經過多年來的經濟崩盤,儼然已成為一座鬼城,而空蕩蕩的酒吧則成為了當地年輕人逃避現實的防空洞。Ciarán Oìg Arnold 作為當地人,在過去五年期間拍攝的此系列照片,展示沒落城鎮裏的醉後打鬥、硬漢淚水和廢棄房舍。

「我們嘴巴上說著討厭這個地方,」Ciarán Oìg Arnold 在書中寫道,「但事實是,我們選擇留在這裡,沈溺在酒精之中,被動地等待著命運,暗自期待能永遠被遺留在這個逃離現實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