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到日本戰後攝影的代表人物,藉由《鴉》一書斬獲國際名聲與地位,影像風格有如一部「私小說」的深瀨昌久肯定名列其中。不論是拍攝烏鴉、貓或愛妻洋子,深瀨作品多從與自身關聯的外在人事、經驗和景物中取材——然而隨著摯愛離去、家族四散,晚年的深瀨唯一剩下可探究的對象或許就只有自己了。

於是在 1989 年,深瀨開始探索自拍之手法並為此踏上了旅程,在遊歷歐洲和印度的旅途中,他避免使用定時器或快門線,只以手能碰觸到的位置來按下快門。「每當我對準鏡頭時,自己同時也被鏡頭觀察著。這令我開始思考,身處作品中的我是如何被看待的?」、「我與背景中的對象之間有怎樣的關係?我們之間的距離是如何被捕捉下來的?」

他深深癡迷於「觀看的主體同時也是被觀看的客體」這項對攝影的嶄新追求。自此,總是注視著拍攝對象的攝影者,縱身躍入影像之中成為被攝者,深瀨讓自己也成為影像的一部分,並在他所凝視的事物中看見了自己。最後,此一系列作品以〈私景〉之名誕生,在 1990 年首次以展覽之形式發表於日本的藝廊 Ginza Nikon Salon 。

挾帶著對攝影的全新理解與悸動回到東京,這股熱情驅使深瀨以同樣手法在一年內到處拍攝和生活周遭事物的合影,並在 1992 年以〈私景92’〉在同間藝廊展出。與前作不同的是,在彩色照片逐漸普及的那個年代,攝影師們為還原真實色彩而一筆筆仔細著色時,深瀨卻大筆一揮令顏料在作品上恣意飛濺,有些僅只是線條,有些則只在入鏡的貓咪們身上塗滿顏色,有的甚至俏皮地在自己額頭上寫下「天才」二字,儼然是一本繽紛綺麗的視覺日記,一改過往黑白作品的抑鬱形象。

「我開始相信,如果能夠在創作過程中感到快樂,那麼一定能產出好的照片。創作者所享受的事物,觀看的人肯定也能夠從中感受到樂趣。」深瀨引領觀者走入他的生活,和他一起尋找在街頭上各色人物、參與他的生活、一起和偶遇的貓狗合影,展現了創作帶來的純粹喜悅與特有的色彩觀。

舉辦完〈私景92'〉的四個月後,命運多舛的深瀨昌久因酒醉不慎從酒吧樓梯上摔落,腦部嚴重受創的他意識自此於模糊中徘徊,再也沒能為下個瞬間、下場際遇切出一幅永恆,最終於 2012 年 6 月 9 日辭世,永遠地活在影像世界中。

由法國出版社 Atelier EXB 所整理出版的《Private Scenes》首次將〈私景〉系列匯聚在一起,以攝影集形式重現了 1990 年〈私景——旅の便り〉、1992 年〈私景92'〉(著重收錄東京的日常生活)兩檔展期間的作品,不只為觀者留下深瀨昌久難得的笑容與平易近人的一面,也記錄了深瀨攝影作品風格的轉變與實踐,更藉其對畫面中主體與客體間的探討,巧妙地呼應時下流行之自拍方式。書末亦附有深瀨昌久檔案館設立者トモ・コスガ及攝影史研究者戶田昌子兩人針對作品的探索與評論。

限時活動:攝影師眼中的建築──建築攝影線上書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