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4 年,美國視覺藝術家 John Divola 剛從 UCLA 研究所畢業。初出茅廬的年歲,在寸土寸金的洛杉磯沒有自己的工作室、抑沒有穩定的居所,Divola 便決定在洛杉磯以旅行的方式尋找廢棄屋舍,以進行拍攝計畫。行囊裡只有相機、噴漆、電線和紙板,Divola 的第一個攝影系列《Vandalism》於焉誕生。

毀損的屋頂、敞開的前門——這些被拋棄的屋舍,屋主們早已離去,去追求更好的生活。John Divola 則闖入,在斑駁的牆上和生塵的角落作上記號。這些記號是抽象而塗鴉一般的斑點和符號,並以紙板和電線儀式性地綑綁抑或釘於牆上。《Vandalism》逐漸成為具紀實性質的鑑識攝影和舞台陳設的混合體——在黑白照片裡透露著裝置抑或雕塑一般富表演慾的作品,徘徊於紀實和藝術創作之間;這樣概念性的手法也為日後 Divola 的創作奠定基礎。

在 1978 年的一段訪談中,Divola 表示當時的他僅僅是想透過塗鴉以改變屋內的一點什麼東西、來嘗試不同的創作途徑。而今他已不再執著於自己留下的記號,而是更重視那些廢棄之地中的殘骸,和風吹進屋內、窗簾揚起的瞬間。

《Vandalism》,是關於現實和過去,真實和想像,以及一段被遺落的時空。這些被 Divola 造訪的屋舍,有些成為攝影師的短期居所,有些亦成為其創作基地。《Vandalism》不僅僅是 Divola 的創作起點,更是在當時代攝影的「誠信度」一再被叩問之時,Divola 對於時代的一個回應。

John Divola,1949 年生於美國加州,於洛杉磯加利福尼亞大學取得碩士學位。作品經常以概念性的語彙提問關於虛實之間的界線,以及藝術對於敘述生活的極限。《Vandalism》(1974-1975)為其最早期的創作,也因此接續創作了《Zuma》(1979)、《As Far as I Could Get》(1997)、和《Dogs Chasing My Car in the Desert》(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