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Belongings 遺されたもの

石内都

Case Publishing

日本女性攝影師石內都(1947年-),自二十八歲拿起相機,攝影已橫跨其大半部生命。作為一個溫柔而堅定的注視者,石內都在她四十多年的創作歷程中,不斷捕捉著歲月在流逝途中所刻畫的痕跡,「我想拍攝的是看不見的時間。」

《Belongings 遺されたもの》作為石內都與遺物對話的總結,收錄《Mother’s》(2000-2005,母親遺物)、《Hiroshima》(2007,廣島核爆遺物)、《弗里達·卡羅》(2012,墨西哥著名女畫家Frida Kahlo之遺物)。她的影像將被攝者分別從母親、廣島核爆罹難者和弗里達·卡羅的身份中釋放,讓她們單純地作為一個女性回歸。

在《Mother’s》裡,石內都拍攝病逝母親所遺留的香水、口紅、髮梳等貼身物品,藉著和它們面對面,任由心緒與之進行交談,才得以舒緩死別所帶來巨大強烈的悲傷。在一遍又一遍、謹慎而細膩的凝視下,石內都忽然驚覺自己未曾以這樣的角度──一個同為女性的身份──看向母親;那刻起,母女終於到達了對等的關係。《Mother’s》記錄下血緣之間隱隱浮動的情感對話,於2005年獲選為第51屆威尼斯雙年展的日本館展品。

隨後所引起的廣泛關注,使石內都受邀至廣島原爆紀念資料館,從館內一萬九千多件藏品之中,挑選她為之觸動的物件,並拍下紀念照。所謂遺物,背負著已逝者記憶和人生片段。然而,石內都在拍攝時並不特意關注在過往歷史或傷痕,因為她要看的,是此時它們所展現的美麗。「原來廣島的女生如此愛漂亮。」石內都看著一件件由不知名的主人身上褪下的肌理有感而發。「我並無意控訴什麼,我只是將自己看到的美麗如實地拍攝下來……。」那就是她眼底的《Hiroshima》。

2004年,也是墨西哥藝術家Frida Kahlo(1907-1954)逝世後的五十年,石內都前往墨西哥,進行《弗里達·卡羅》的拍攝。生前使用過的貓眼太陽眼鏡、用以遮掩小兒麻痺症的長裙……,300多件日常物品被放置到一個最能展現它姿態與色彩的角度,展現了石內都對細枝末節的迷戀,同時流露出一個女人在看另一個女人的私密物件時,所能感到與生俱來的溫柔。

大型燈箱之上,石內都持續拍攝如此柔軟的、日常的肌理,從破舊連衣裙的剪影上、百褶裙的褶皺裡或是絲質布料的一針一線之中,延續著人與世間、物和記憶的編織。「性別不是我自己意識到的,我總是由外界指出身為『女性』這件事。在構思創作《Mother’s》到《Hiroshima》時,我才意識到只有拍攝女性的時候,我才會注意到自己的這個特質。不過,沒有想過要探索那個特質。身為女性,本身就是一種天資。」石內都這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