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師インベカヲリ★ (Kawori Inbe) 至今以來持續透過個人網站,招募願意讓他拍攝個人肖像寫真的女性們。都會女性們所抱持著的千絲萬縷,人與人、人與社會之間所產生的顛簸、疑問與矛盾,攝影師透過傾聽這些女性的人生,將其心像風景透過鏡頭表現出來。

在上一部作品《やっぱ月帰るわ、私。》出版後造成極大話題,此次同樣與赤々舎合作出版的《理想の猫じゃない (不是理想的貓) 》,インベカヲリ★呈現了62位女性肖像攝影,連同其話語一同展示在世人面前。這些女性們大方地展現極具私人情感的負面情緒,透過與攝影師的反覆對話將各式姿態表現於照片中,刻劃出一個時代的肖像寫照。

攝影師インベカヲリ★ (Kawori Inbe) 1980年生於東京。曾於日本國內外舉辦多次個展與聯展。2008年獲三木淳賞獎勵賞。著有攝影集《やっぱ月帰るわ、私。》(赤々舎),2018年以「理想の猫じゃない」作品獲第43回伊奈信男賞。由赤々舎出版照片與話語編織而成的攝影書《理想の猫じゃない》、《ふあふあの隙間》①②③。


「インベカヲリ★的被攝者幾乎都不笑。儘管我們平常看到的各式照片中,女性們大多是安靜地微笑,或是充滿活力地笑著。之外,她們(被指示著)稍微拉開嘴角注視著我們,或是投射出意味深長的目光。女性們好像是知道自己總是『被誰注視著』一樣。

インベカヲリ★照片裡的女性看著鏡中的自己,獨自一人在房裡,無需顧慮他人的感受,露出只專注於自己時才有的表情。如果インベカヲリ★的照片讓人感受到違和感的話,那可能是因為影像中的女性們和顏悅色地回望你,在知道你正在觀看而沒有扮演自己也說不定。

〈理想の猫じゃない〉由被攝者與インベカヲリ★反覆對話所誕生的影像構成。大多數的被攝者對於自己所處的奇妙狀態感到不驚不喜,只是在相框中平淡地完成她們應該做的事情。從攝影創作的角度來說,被攝者的地位長久以來低於攝影師。另一方面,照片這種表現媒體也被單純地視為『記錄』,地位在藝術之下。インベカヲリ★的作品打亂了等級制度的架構,我們無法用創作者與他的對象或是表演者與記錄者等兩極對立的角色來稱呼,她的作品看起來像是在暗指嶄新攝影行為的可能性。」——長島有里枝


「每一天,在充斥著訊息的生活中,要探找出自己真正在意的事物是極為困難的。一不小心就會將不知在哪聽過的台詞當作是自己的想法說出來。然而,難以言喻的情感總是帶著強烈的現實迴盪於心。在彼此談話的過程中,總是不經意地竄出獨特的立場和價值觀,個人的主體性瞬間湧現。每個人都是如此多種多樣嗎?我覺得人類很有趣,他們在照片中流露出存在感。」(後記)


「第一次看到インベカヲリ★照片的時候,我有兩三天都沈迷在照片的世界裡。在那裡,他人看來彷彿是黑暗、疼痛、孤獨與穢物,一旦除去掉各式各樣的濾鏡之後,她拍攝的是真正純粹的「生與性」。於是我便請她拍攝我的專輯封面與宣傳照。我也從照片中獲得一些啟發,所謂的藝術照片和藝術果然是有些什麼不同。我覺得她拍的是——不是相機、不是インベカヲリ★就拍不出來的某種東西。

每次參觀她的展覽時,雖然我很怕被照片奪走心神,卻發現她這幾年拍攝的東西有點改變了。如果用顏色來說,就像是原本只有漆黑一種顏色,變得像是有各式各樣的黑色一樣吧。我覺得你只要看了這本攝影集,好像就能夠理解了。」——創作歌手スガシカオ (Suga Shik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