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然透明的照片在現代似乎是不可能的;人們活在無數的凝視裡,然而,姑且不論社會的審查制度、看與被看的約束關係,「我們在自己的體內分裂出『他人的眼睛』這樣的存在,總在自身之中被他人的眼睛監視著」。來自內蒙古的攝影師 Ryu Ika 說。

《The Second Seeing》直指在「第二視角」中衍生的形象。她拍攝其故鄉內蒙古、求學時期的日本與巴黎、遠行埃及的種種畫面——不期而遇的場景、無意義的手勢、半睜的眼睛以及背對鏡頭的構圖;看似快照,當中卻不乏攝影師的精心干預。Ryu Ika 將人比作演員,將世界比作舞台,各種人物角色便在她的操縱下,成為幽默和不舒服的總合。有時他們在展開的對頁中相互對視,有時他們的臉像獨立的器官被任意重組,有時他們猛然暴露在一張憑空插入的圖片序列,而我們難以迴避其目光。

Ryu Ika 並不滿足於用相機簡單地捕捉主題,她反轉或疊加圖像、刻意凸顯噪點、在印刷上加入手的痕跡。從現實到虛擬,從虛擬到現實,《The Second Seeing》瀰漫著一股意識衝動,在世界這個充滿劇烈變動與聯繫的能量場間,來回穿梭。

「這些都是矛盾的混合體,由兩種觀點撕裂的立場形成,一種將攝影視為真相,另一種將其視為虛構。」森美術館館長飯岡陸評論。「一方面,肉體和粘膜、汗水和血液以及動物屍體等元素,觸及了世界的生動性(即虛構的真實性)。另一方面,人造花、臨時游泳池、人造草皮構成的地貌和視覺圖像,感嘆著世界的虛假(即虛構世界的真實)。這種強烈的對比所帶來的衝突,同時傳達著世界的真實感、以及對之操縱時的碰觸。」

Related items